網易考拉和雅詩蘭黛硝煙熄火

  4月22日,新京報記者注意到,網易考拉官微近來發文稱,公司已與雅詩蘭黛(上海)商貿有限公司各自撤銷法院在訴案子。這起為時一年多、兩邊互訴的紛爭以平和收場,背后原因何在?
  
  對此,新京報記者致電雅詩蘭黛官方,暫未收到回復。網易考拉則表明,全部以布告為準。業內人士表明,此次紛爭本質上是線上與線下、傳統一般貿易與零售進口跨境電商之間的途徑之爭。一起撤訴,至少意味著當下兩邊利益在某個維度下達到了平衡。
  
  一個陳述引發的膠葛
  
  4月19日,網易考拉官微發布聲明稱,公司已于近來就與我國顧客協會等單位的名譽侵權膠葛案向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提出撤訴申請,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12日做出民事裁定,準予撤訴。
  
  同時,網易考拉表明,虛心接受我國顧客協會等監管部門的指導和監督,未來,將以更加敬畏和開放的心態,誠懇聽取、廣泛接納社會、媒體和顧客的建議和意見,耐心、虛心腸做好顧客效勞。
  
  在聲明中,網易考拉還提到,除了鄭重許諾“正品保證、假一賠十”不變,為了更好地保證顧客權益,已于近期設立了5萬元顧客權益保證金,并晉級網易考拉“省心購”等一系列顧客保證辦法,并附上了公司的監督效勞熱線。聲明中稱,雅詩蘭黛此前就與網易考拉的損害商標權案提出撤訴并已獲準。
  
  這場官司起源于我國顧客協會2018年2月出具的一份陳述。2018年2月,我國顧客協會發布了《2017年“雙11”網絡購物價格、質量、售后效勞調查體會陳述》,稱“海淘”產品涉嫌仿冒較多。同時,中消協公布了《“海淘”樣品真假判定狀況一覽表》,指出包含網易考拉海購在內的途徑所出售的樣品涉嫌仿冒。
  
  其中,網易考拉海購途徑“自營直郵倉” 涉嫌仿冒15毫升裝的雅詩蘭黛特潤修護精華眼霜。而出具冒充判定成果的正是雅詩蘭黛(上海)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雅詩蘭黛上海”)。
  
  這個陳述引發網易考拉的強烈反響。網易考拉發布聲明稱,經SGS檢測比對認定,網易考拉海購所售的“雅詩蘭黛眼部精華霜小棕瓶15ml”與國內雅詩蘭黛專柜及全球5個不同國家和地區官方途徑出售的9個同款產品紅外光譜特征完全一致,產品安全可靠。
  
  同時,網易考拉還發布《致雅詩蘭黛公司CEO的一封公開信》,信中稱,網易考拉要求雅詩蘭黛公司澄清事實,并向網易考拉海購及用戶抱歉。
  
  同年6月,網易考拉將我國顧客協會、雅詩蘭黛(上海)商貿有限公司、雅詩蘭黛公司、北京盛拓優訊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訴至北京海淀法院,要求四被告刪除涉案報道、刊登抱歉聲明、補償損失2100萬元,該訴訟由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受理。
  
  其時網易考拉稱,雅詩蘭黛上海并沒有國家法律認可的任何判定資質,其無權也無能力對涉案產品進行正品判定;雅詩蘭黛上海為“網易考拉海購”等跨境電商職業的同業競爭者和商業利益沖突方;雅詩蘭黛上海在沒有法定資質也沒有逃避利益沖突的狀況下出具的所謂“假”的判定陳述不具有任何公信力,是對“網易考拉海購”的商業誹謗。
  
  面臨網易考拉的劇烈反響,雅詩蘭黛一直較為低沉。
  
  不過,我國裁判文書網顯示,2018年7月,雅詩蘭黛(上海)商貿有限公司起訴網易考拉及其主體公司網易,要求網易考拉立即中止施行損害原告第834258號“M•A•C”商標權的行為,包含但不限于中止出售侵略涉案商標的產品,發表侵權產品的供應鏈或來源;立即銷毀侵權產品;接連三十日刊登抱歉聲明,以消除因侵略注冊商標專用權給原告形成的不利影響;連帶補償因侵略注冊商標專用權給原告形成的經濟損失100萬元,以及原告為調查和制止侵權行為所產生的合理費用20萬元。
  
  同款不同價,專家稱其實質為途徑之爭
  
  現在,兩邊“握手言和”。新京報記者在網易考拉海購途徑上看到,現在雅詩蘭黛產品仍在出售。以雅詩蘭黛肌底精華露(小棕瓶)為例,同為50ml規格,品牌我國官網售價為850元,網易考拉雅詩蘭黛品牌自營店售價為539元。
  
  對此,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世界商務研討中心主任王健表明,表面上看,似乎是網易考拉侵略了雅詩蘭黛上海公司的獨家經銷權。實際上,如果存在侵權的話,也是雅詩蘭黛上海公司與授權商家雅詩蘭黛集團之間的膠葛。雅詩蘭黛上海公司在我國區域內把出售價格定得過高,會約束銷量,這可能也是品牌方不愿意看到的。
  
  實際上,雅詩蘭黛近年來在我國加大了數字化營銷的力度。據此前公布的財報數據,2018 財年,公司收入137億美元,同比增加16%。亞太商場季度出售額首次超過10億美元,同比增加達17%。
  
  雅詩蘭黛集團在我國商場推行了多項新戰略,包含與楊冪、孫菲菲等明星達到協作,入駐阿里巴巴旗下的天貓。值得一提的是,電商途徑為集團貢獻三分之一以上的我國商場出售額。
  
  業內人士表明,網易考拉和雅詩蘭黛我國繼續一年多的紛爭,本質上是一場線上與線下、傳統一般貿易與零售進口跨境電商之間的途徑之爭,兩邊利益上存在重大沖突。此次一起撤訴,至少意味著當下兩邊利益在某個維度下達到了平衡。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999鱼乐初次注册送分